白果子糖

一个悲伤的故事

一开始以为蛮正经的,笑成傻逼。
陈果:mdzz

莲花君:

“你知道吗?”
“昨天晚上我在刷珍稀材料,当时已经很晚了。整个训练室里漆黑一片,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坐着。”
“当时特别安静,安静的只有键盘和鼠标的声音。”
“大概到了凌晨一点半的样子,我有些困了,正好想刷的材料刷到了。我打了个哈欠,想着今天就早点睡吧。”
“正当我想拔账号卡的时候,怪事发生了。”
“原本应该插着账号卡的卡槽里面,什么都没有。”
“当时我还以为是我太困了,以至于忘记自己已经拔掉了账号卡。”
“可是等我转头想关电脑的时候才恍然发现,角色还登陆着。”
“我揉了揉眼睛,再三确定我没有看错。”
“账号卡不见了,而君莫笑还在游戏里。”
“到了这个时候,我才依稀注意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”
“你知道荣耀角色都有自己的待机动作吗?对,你知道,那你记得君莫笑的待机动作是什么吗?”
“是啊,他只是站在原地,偶尔左右看看,然后调整一下腕带,仅此而已。”
“可是昨晚,他的待机动作突然变了,变得非常诡异。”
“是的,你发现我话里的破绽了。可是这正是我要重点说的,荣耀这个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啊,是不可能看到自己角色的待机动作的对吗?”
“可是我昨晚看到了。”
“就像开着别人的号,以第三视角看到君莫笑一样。他就站在原地左右看看,然而接下来的动作却不只是调整腕带这么简单。”
“我就这么坐在电脑前,看着电脑里的君莫笑拔出了千机伞里的太刀。”
“不知道怎么的,我当时下意识地就想跑,然而我根本控制不了我自己。”
“君莫笑把太刀拿在手里把玩着,翻来覆去的看,甚至用指腹去摩挲着锋利的刀刃,就想一个杀手一样。”
“是的,杀手。”
“我看见君莫笑的眼神,不是那种麻木的系统设定,而是那种带着真实情感的人类眼神。”
“那里面充满了冷漠和杀意。”
“变化发生的太突然,我甚至来不及反应,锋利的刀锋就已经挥舞到了我的面前。”
“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能下意识的往后躲。”
“可是连绵的刀光追赶而至,根本来不及闪躲,就在我就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,荣耀女神眷顾我了。”













“停电了。”












“君莫笑消失了。”
“惊魂未定的我坐在地上,抖抖索索地摸出一只烟。”
“然而就在我点燃香烟的时候,更加惊悚的事情出现了。”











“打火机没气了。”













“然而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。”
“烟都叼在嘴里了,放回去简直是浪费。”
“所以我来到了厨房,想着借煤气灶点根烟。”
“就在那火苗燃以来的一瞬间,可怕的情景再次引入了我的眼帘。”













“脏碗还堆在池子里,没洗。”













“我知道今天轮到我洗碗,可是由于忙着刷材料忘记了。”
“不过现在补救还不算太晚。”
“于是我打开橱柜去拿洗洁精,可是洗洁精的瓶子并不在它应该在的位置。”
“橱柜里太暗,煤气灶映出的火光根本照不到里面。”
“就在我的手放在厨房灯开关上的时候,我摸到了另一个人的手。”













“草拟爸爸,方锐又大半夜的跑出来偷吃。”













“可是方锐立马解释说,他并不是出来偷吃的。”
“他做噩梦了,梦见海无量追杀他。”
“他惊出了一身冷汗,坐在床上心悸了很久才平静下来。这是打算出来拿罐啤酒压压惊。”
“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。”
“我和方锐居然如此巧合的几乎在同一时间,直接或间接的目睹了账号卡对于操作者的杀意。”
“这肯定意味着什么。”
“于是方锐说服了我,我俩打算去拜访一下战队里的其他人,看看有没有人像我们这样。”













“这他妈就是你俩深更半夜鬼鬼祟祟在走廊里瞎几把乱跑的原因吗?!手里还拿着冰箱里的大红肠!!!”陈果拍桌而起,昏昏欲睡的乔一帆被吓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。
“是的。”叶修叹了一口气,显得疲惫而冷静。
“老板娘,老叶说的都是真的,你看我真诚的眼神。”方锐说道。
“看你麻痹!!偷吃就偷吃!!少编故事!!!!!”陈果啪啪啪地拍着桌子,魏琛颇为心疼的盯着桌面,生怕上面突然裂开缝来。
“啊,算了算了,果果,我们还是去睡觉吧。”苏沐橙打了个哈欠,揉了揉眼睛,“女孩子还是要早点睡呀。”
“就是,别生气啦。”唐柔也靠过去扶住陈果的肩膀。
陈果显然还是颇为生气,瞪着叶修和方锐看了好一会儿,才摆摆手算是饶过了他俩。
就在所有人都松了口气,打着哈欠准备回房睡觉的时候。
陈果突然叫住了叶修。
“叶修。”
陈果看着叶修的脸,慢慢地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。













“记得把碗洗了。”












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:半夜偷吃被抓包,编造的故事不要太过离奇,容易出事。】

评论

热度(1391)